是个子博
人物属于七爷,不属于我。
想写出好故事
圈名是兵豆
在评论回复的是大号@兵豆

雷安/瑞金
其余杂食

茶包

【雷安】禁林里有许多神奇动物

HPparo

前文目录

 

一定程度的ooc

此文发生时间在图书馆之前

不懂的名词注明在了文章末尾!有的可能已经在前文文章末尾注明了

更喜欢小蓝手(……

祝食用愉快!




=============


其五

 

(此处安迷修和雷狮五年级)

 

雷狮把月长石粉放进坩埚中的药剂里,再逆时针搅拌了三次,然后等候它沸腾七分钟,之后再加入两滴嚏根草糖浆。

这是魔药课上配制缓和剂的第三步。

在等待药剂沸腾的七分钟里,雷狮毫不意外地看到他右侧的安迷修仍然在对着坩埚出神,进度停留在第二步。雷狮打量了坩锅一会儿,确信这锅药水再这么毫无动静地熬下去绝对会废掉。

而且安迷修呆呆的样子也够招人烦的。

他拿起一个天平,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发出砰的巨响。几乎所有学生都被这个声音惊了一下,一个斯莱特林手一抖把南瓜汁泼进了坩埚,让坩埚喷出了一股可怕的黄绿色烟雾。魔药课教授阴沉着脸往雷狮的位置走来,用一种尖长的声音问道:“雷狮——?”

“抱歉,教授。”雷狮抢先大声地回答,声调毫无起伏,“没控制好力道。”

教授恶狠狠地瞪着他,不满地哼了一声:“如果再有下次的话……”然后一甩袍子,走开去查看那个斯莱特林的坩埚了。

一旁的安迷修终于回过神来,急急忙忙地往坩埚里加月长石粉。搅拌完后16岁的骑士叹了口气。

“你觉得夜骐怎么样?”安迷修开口说,语气中带了点不确定,“虽然样子奇怪了点……但好歹是马……你觉得艾比小姐会满意吗?”

雷狮淡淡地回答道:“我知道你能看见夜骐,安迷修。但骑着它的话在大多数人看来你就是坐着空气的大傻瓜。”

安迷修看上去沮丧透了。

雷狮往药剂里加了两滴嚏根草糖浆,然后说:“没有马对你的打击真的有那么大?”

“我当然知道骑士有没有马不重要。”出乎意料,安迷修轻声回答了,“我只是在想,骑士道还有多少东西被我忽略了。”

“再问你一次,那个骑士道对你有那么重要?”

“很重要。”教室里弥漫的雾气中唯有安迷修的眼睛是异常清晰,“那是我一出生就在学习的东西。”

雷狮耸耸肩不予评价,倒是安迷修笑了起来。

“你居然不像以前那样嘲讽我了。”

雷狮咧开嘴笑了:“嗯?我说不说好想不关你的事吧?还是说你喜欢被我讽刺骑士道吗?”

安迷修淡淡地摇头。已经过了四年多,再怎么也已经学会如何无视这个海盗团团长。他往药剂里滴加嚏根草糖浆,想了想,还是咕哝着:“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要匹马的。”

雷狮看上去几乎要翻白眼了。

 

“嘿,骑士。”

魔药课的最后,他们把药剂装入试管中准备交上去的时候,雷狮叫住了安迷修。

“晚上十一点在公共休息室等我,我带你去看个东西。”

 

 

 

如果知道雷狮是带着他逛禁林的话安迷修是不会来的。

禁林在校规中是明确规定禁止进入的。里面有许多危险而神秘的生物,保不准你会在哪个拐角看见一头巨怪或八眼蜘蛛在对你打招呼,当然那个招呼可能是你生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雷狮把一根火把递给了安迷修。鬼知道他是怎么把这两根火把带出来的。安迷修没有傻乎乎地询问为什么不拿提灯,他不指望遇到什么东西时挥舞着提灯能吓跑它们。

安迷修被雷狮拽着踏入禁林的时候突然感到胃在抽搐,如果院长知道他这个级长带头违反校规的话。

他们走在禁林的小道上,周围一片漆黑,光源仅有他们手中的火把和斑斑点点落在叶上的月光。雷狮手插兜走在前面,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貌似是造访了很多回这个很危险的丛林,他晃晃火把,偏头问安迷修:“知道这是什么吗?”

安迷修沉思了一会儿。他在来的路上就觉察到了这只火把的不同,树林里有时候会刮过很强烈的风,但火焰只是摇曳了一把,依旧顽强地燃烧。

“古卜莱仙火?”他说。

“对,永不熄灭的火焰,很高兴看到你功课做得不错,麻瓜出身的小巫师。”

安迷修懒得纠正他比雷狮大了一岁的事实。他是猫头鹰出的一个小差错,让他直到12岁那年才收到了霍格沃兹的入学通知。要是早一年入学大概就不会遇到雷狮了,他不止一次地哀叹。

不、仔细想想的话,或许还是会遇上的。

古卜莱仙火是巫师施展魔法让火焰永不熄灭,极少的人才能做到。这样的东西雷狮却有两只,安迷修本着好奇的心询问了一下。

雷狮顿了顿,说:“我家地下室的,上回暑假摸进去拔了几根。”

安迷修再次为雷狮家族庞大的财力和地位语塞。

他们不再说话,禁林的草叶沙沙作响。魔杖被放在贴身且触手可得的地方,安迷修也知道雷狮处于戒备的状态。

那人虽对规则嗤之以鼻,但对危险不会忽视。

 

好在一路有惊无险,只是碰上了两只想抢魔杖的小猴。还不是一般的小猴,起码麻瓜世界的猴子不会有两条尾巴。

因为袭击的原因并非恶意,安迷修不敢使用太过于危险的魔咒。这导致他和猴子争抢魔杖的过程中杖尖在树干上戳了一下,迸出的魔力把给树干造成了一些不可忽视的损伤,但猴子也因为反冲飞出了老远。

安迷修握着他的魔杖在原地对着小猴消失的方向踌躇了一下,回头发现把另一只小猴击昏并拖到一旁的雷狮正盯着他的魔杖在树干上捅出的焦痕和冰霜,随后雷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继续走在前面领路,安迷修却被这眼看得有些发毛。

“因为上次是在这附近碰到的,”雷狮说,“这次不知道会不会再遇到。没有的话我们就空手而归吧。”

“——什么?”安迷修迷茫了几秒,然后声音有些气得哆嗦地说,“你不确定的话为什么要带我来?雷狮我这次真的会向院长告发你——”

“哦,看来不用告发我了。”雷狮站住了,打断了安迷修的话,开心地说道,“级长你的运气不错嘛。”

他微微侧开,让骑士先生能看到那片洒满月光的小空地样貌。然后那圣洁、柔弱的生物慢慢地从另一边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月光照亮它洁白的身躯和金色的蹄子,闪闪发亮。

那是一头,美丽的独角兽。

安迷修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感受。心中饱胀着一股暖和而酸涩的情感,就跟他出发来霍格沃兹的那天在自己的行李中找到了师父赠予他的魔杖一样。他从未想过有天这种感受能由雷狮引起。

“恶党……雷狮啊。”他干涩地开口,但雷狮夺过他手中的火把踹了他一脚让他往前走,顺带踹飞了安迷修那些感动的思绪。

“作为救了卡米尔的报酬。”雷狮带着笑,说,“可不要以为你很懂海盗,海盗也是有一点义气的。”

“那也请不要以为你很懂骑士了。”被踹了一个趔趄后,安迷修无奈地回答。

独角兽这种生物比较喜欢女孩子的触碰。雷狮本还担心独角兽会一走了之,可能顺带用角给蠢骑士戳个窟窿。

不过,纯粹的笨蛋对动物的亲和力总不会太差。独角兽用慈爱的眼神注视着他们。

安迷修一步一步地向着独角兽走去,成功摸到了它柔软的毛,那圣洁的生物眨眨黑蒙蒙的眼睛,用侧脸温柔而亲昵地蹭了蹭安迷修的脸颊,白色的尾毛在身后甩动。

它轻轻吠了几声。安迷修带着欣喜而柔和的微笑和它触碰,可以看出来安迷修和它都十分喜欢对方。

月光照耀下他的眼睛闪耀如宝石。雷狮出生以来见过许许多多奇形怪状,璀璨夺目的宝石,但还要数今天这颗最为明亮。

 

古老家族在未来必定会逃脱的继承人在此时心脏以不规律的节拍鼓动。

“嘿,雷狮。”宝石的主人转过头看着他,“你也过来试试看?我觉得它不会讨厌你的。”

 





===========

夜骐:夜骐是黑色有翼马,有时会袭击鸟类。它骨瘦如柴,人们认为它会带来坏运气。事实上,夜骐是一种令人惊讶的神奇生物,只有直接见证死亡的人才能看见它。因为只有见到死亡的人才能看见夜骐,所以一度被认为是不吉利的象征。

爱情的种子萌芽的瞬间?

评论(17)
热度(648)

© 茶包 | Powered by LOFTER